景行   ⃒⃘⃤

周杰伦的鸽迷

蝎纹

       “毒蝎的每个杀手身上都有一枚蝎子纹身,鬼主不妨猜猜本王的纹身在哪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比起一入鬼谷阴阳两隔,毒蝎是站着进来躺着出去。原本本王的小臂上有一只蝎纹,只不过在一次出任务的时候,连皮带肉一起被别人削去了,他削去了我的皮肉我带着他的命。


       每当他看遍我身上所以肌肤时,总喜欢在我耳边低语“本座给蝎儿添上一只小蝎子如何?”往往回复他的是冰冷的蝎尾刀,泛着寒光的利刃抵上那白皙的脖颈,嘴角微微上扬吐出一句话“那为何不在鬼主身上也加一只小蝎子呢?”温柔刀,刀刀要人命。


       在一次任务结束时,回到大殿便看见鬼主一袭红衣在门口等待。“鬼主大驾光临,是本王有失远迎。”蝎尾刺上还滴着血,彼此间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。扔了蝎尾刺,连同肩上的毛皮披肩。拆下腰封的时候瞥一眼恶鬼头子,缓缓开口“鬼主不是一直想给本王一只小蝎子吗?今天本王心情好,准了。”话音刚落,肩上的外衫也一并脱落,露出背脊和肩膀,半眯着眼睛看着他。


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这位心狠手辣的主在做这种事上,真是个行家。他拿那把玉簪来纹,真是……疯子。我们都习惯了痛苦,也在享受痛苦。“疼吗?”这话问的可笑,转头咬上他的小臂,留下带血的牙印。“这就是本王给鬼主的答复。”


       冷汗浸湿了鬓发,一只蝎子贯穿了整个后背,我说他不知道手下留情,他说知道我最怕疼所以要留下这样疼好牢牢记住。幼稚,丹唇轻启,对他吐出这两个字。


       享受疼痛却又害怕疼痛,真是个疯子,不过疯子和疯子才是最了解彼此,不是吗?鬼主。

评论(4)

热度(20)
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