景行   ⃒⃘⃤

周杰伦的鸽迷

飞蛾扑火

       “在黑暗里待久了的人,只要见过了光之后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向往光明,就像飞蛾扑火一样。”


       虽然鬼谷天昏地暗,但是鬼主却是极亮的,像火一样,他自己也常说要把这鬼蜮连同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伪君子一起覆灭,把这把火烧大才有意思。真是个疯子,不过本王喜欢,那就够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对他的那把椅子又爱又恨。他的椅子两个人坐上去都不会显得拥挤,以至于他总是喜欢把我压在上面。这就是本王恨的缘由了,若是有人因事汇报就会发现这一幕……微微蹙眉,这件事不是没有发生过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椅子上怎么也不垫块狐裘?鬼主这是招待不周。”原本做的事勾起熊熊烈火,背脊突然接触到玄铁做的椅子不免被冻个寒颤,半是哀怨半是娇嗔的问一句。他笑而不语,我们再次咬上彼此红肿的唇瓣,连同对方的血肉一起咽下去。在吻的忘情时,只听见大门推开的声音连同一句“谷主”,平时做什么都波澜不惊的我现在确确实实的慌了,抽出一把蝎尾刀扔去。


       “若是他真有什么要紧的事来汇报,你这样岂不是耽搁了?”狠狠的瞪他一眼,摸了眼角的泪,缓缓开口“鬼主和本王在一起的时候竟然还有心情关心别的,蝎子交尾,尾巴尖上可是带剧毒的。”嗓音里带了两分沙哑,挑了挑眉梢,一脚踩在他的胸膛。欢愉继续进行着,再也没有人前来打扰,我们两个他们一个都得罪不起。


      他真的是一把火,照亮的同时将我烧的遍体鳞伤。


       雪山的事若是他说丝毫不知本王自然是不信的,哪怕他承认自己是主谋都不为过。“你的好义父都已经是一副屏风了,你都不睁眼看看。”闻言轻笑一声,继续假寐。直到屏风搬运的声音惊扰到了本王才睁眼,不悦的看他一眼,搬运的两位鬼差自然已经成了刀下亡魂。


       整理一下衣冠等着他的说辞。“蝎王可是欠了本座一个良辰美景。”嗤笑一声,拉上他的衣领,凑近两分“分明是鬼主欠本王一个良辰美景,欠的良辰美景该怎么还?”自然是……彼此之间都不言而喻。


       朦胧间不经意看到了一眼屏风,那是挡在主位前的一副人皮屏风,上面画着的是飞蛾扑火。结束后鬼主舔舐着我的耳垂,告诉我另外一副屏风的画。


       “低头弄莲子,莲子清如水。”不满的看他一眼“鬼主这是想告诉本王你是莲子还是采莲人?”那人只是轻笑着做出一副翩翩公子的样子“蝎王聪慧不妨猜猜本座是哪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到之前的事勾了勾嘴角“本王瞧着,鬼主像是怕鬼的小蝉蝉。”“这事情都过去多久了,怎么蝎王还记得。”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,像是一只小狗“因为本王记仇。”伸手摸了摸他的头“那蝎王就记本座一辈子吧。”“鬼主倒是想的美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20)
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