景行   ⃒⃘⃤

周杰伦的鸽迷

薄情寡义

       “谁生不负人,谁又不被辜负?薄情寡义人之声性,何关男女。”


       毒蝎与鬼谷结盟的的时候,那恶鬼头子曾暧昧的说过一句话“不知蝎王与本座结的盟是歃血为盟的盟,还是海誓山盟的盟。”回想起来只觉得好笑,像我们这样的人还谈什么情说什么爱,彼此祸害一辈子就够了。


       鬼主和本王都算不得好人,甚至可以说是天生的恶人。那个疯子面带笑容欺骗别人,这个疯子不要命的赌上了一切。


       雪山上的武库是真的,琉璃甲也是真的,钥匙却是假的。“鬼主何在?鬼主为何负我!”气愤,错愕,不解一股脑的涌上。在被大雪掩埋的前一刻我看见了鬼主,他带着周子舒进了武库,自嘲的笑了笑。


       负心汉不要他的薄情郎了。


       冷,刺骨的冷,比南疆的冬天还要冷上许多。本王生性畏寒,哪怕在鬼谷都要狐裘铺垫,可如今冻的已经睁不开眼了,好累,想一直睡下去……


       再次醒来不知自己身在何处,只是浑身发冷,本能的往温暖的地方寻。“蝎王这是主动投怀送抱?”听到熟悉的声音,下意识的抽出蝎尾刀抵上他的脖颈。“鬼主真是策无遗算,本王佩服。”扯起嘴角露出一个笑,刀刃陷入肉中,再深一分就能要了他的命。“蝎王这是不要自己的负心汉了?”到了此刻他竟然还笑的出来,看到他这副笑脸火气更胜。“竟然负心,留着有何用?倒不如让那薄情司的喜丧鬼把你杀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若是他们有那个本事,鬼主就是他们的了,而不是本座的。难不成蝎王就没有辜负过本座?”折扇推开我的刀,挑起我的下巴。“谁生不负人,谁又不被辜负?薄情寡义人之生性,何关男女。”


      负心汉和薄情郎,是该彼此祸害一辈子,这便是对他们最大的惩罚。

评论(1)

热度(27)

  1.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