景行   ⃒⃘⃤

周杰伦的鸽迷

吻杀

       他用柔情来掩饰,我用利刃来证明,两个人至死方休。


      “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。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。宁不知倾城与倾国,佳人难再得。”听到他这话心里默念两个字:傻子。凑近上前去,看着他的笑容悠悠开口“蝎子交尾,尾巴尖上可是带剧毒,蛇蝎美人配的是蛇蝎心肠,你难道就不怕吗?”他的手扶上我的腰,轻笑一声说了一句不怕。油嘴滑舌,笑骂他一句,自己却也喜欢的很。


       他的唇很软,带了薄荷的味道,明明应该是让彼此沉沦的动作,他做起来让我们都十分清醒,清醒到他的手掐上我的脖颈,我的蝎尾刀抵上他的大动脉。“蝎王随身携带利器,也不怕伤到自己?”弯眸,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,与他拉出一条暧昧的银丝。“不怕,与其怕死器还不如说是怕活人,谁知道鬼主下一秒会不会要了本王的命。”他松手了,我也把刀放下了,我们知道迟早有一天我们会成为对方的艺术品。

 

       先动手的那个是我,最后活下来的是他。血飞溅到了我的脸上,他虽然不是身受重伤,但是也血流不止,我在他的胸口留下刀痕却不让他看。那伤不致命,只是现在看上去一片血色,看不出来本王在上面做了什么。

 

      他用亲吻结束了我,让我不再是蝎王了,有了软肋的蝎子下手就不狠了,也没办法保护自己的所有物了。毒蝎成了鬼谷的附属,两个杀人不偿命的恶鬼交织在了一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那日到底在本座胸口刻了什么?”欢愉过后他枕在我的肩头问到,看着他的样子轻笑一声撩起头发,毯子下面的腿微微敞开着,露出外面的右部腰侧到大腿渗着淡淡粉红“想知道?”看着他和小狗一般就差摇尾巴的模样凑到他的耳边“想知道,鬼主自己照镜子看看不就知道了?”伸臂拢勾他的脖颈,抬头触唇吻吮唇肉轻咬撤身。
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他懊恼的模样心情好了不少,穿好衣服赤着双脚踩在地上,鬼主见状立马抱了起来“凉。”挑了挑眉梢,罢了,就让他一回吧,谁叫这是本王自己选的人呢?


       郴江幸自绕郴山,为谁流下潇湘去。这是本王留给他的,无论是谁,看到这个就知道鬼主已经是本王的了。

评论(2)

热度(18)

  1.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